廊坊精准施策治理臭氧污染
2020-4-22 14:45:00 河北日报 阅读量(1969)

立邦涂料(河北)有限公司厂区气体收集处理系统。 河北日报通讯员 卢艳丽摄

在河北南玻玻璃有限公司,生产全过程以及污染物控制情况,都可以实时地在集控室里显示。 河北日报通讯员 卢艳丽摄

□河北日报记者 霍相博

通讯员 卢艳丽

经过持续多年的攻坚抗“霾”,空气中的PM2.5颗粒物大幅削减,而大气污染另一个“元凶”——臭氧,却逐渐成为影响空气质量改善的区域性难题。近年来,廊坊市科学谋划、及早部署,通过彻底整治“散乱污”企业,开展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VOCs)专项整治,实行重点VOCs企业夏季错峰生产等措施,引导全民共同应对臭氧污染难题。

日前,廊坊市出台《臭氧污染管控实施方案》,按照目标定量化、措施精细化、治理协同化、管理差异化的原则,深化工业源、移动源和生活源综合整治,实施差异化管控和生产调控等措施,加大臭氧前体物协同控制,降低挥发性有机物和氮氧化物污染物排放浓度,推进空气质量持续改善。2020年,力争全年臭氧浓度不高于196微克/立方米,因臭氧污染损失的优良天数不高于70天。

“夏病冬治”,治理污染物排放源头

作为京津冀治霾战场“1+2”核心城市、“2+26”传输通道城市,廊坊市连续7年攻坚,持续推进压能、减排、治企、降尘、控车等措施,PM2.5污染浓度大幅度下降。2019年,全年PM2.5平均浓度4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8%。然而从京津冀城市整体来看,臭氧污染却一直呈整体上升趋势。

“臭氧防治是世界性难题,近年来,PM2.5等5项污染指标持续改善,唯独臭氧污染持续加重,2019年全市因臭氧污染损失的优良天数达76天。”廊坊市大气办专职副主任李春元介绍,2013年到2019年,廊坊市臭氧浓度年最高值由237微克/立方米上升至286微克/立方米。

依据臭氧的形成机理、来源解析、迁移规律,再结合本地产业结构、行业分布、重点排放企业空间分布等特征,廊坊构建了较为系统科学的臭氧污染防治政策和措施体系。“追本溯源,基础性减排是防治臭氧的首要举措。”李春元说,本着“夏病冬治”、标本兼治的思路,廊坊市深入开展能源清洁化替代工程、工业污染深度治理工程、挥发性有机物(VOCs)深度治理工程、移动源治理、精细化管理提升等6项系统工程,在传统行业污染整治、重型柴油货车污染整治、建筑行业非道路移动机械污染整治、生活面源污染整治方面均取得有效进展。

顺着永清经济开发区最高的一根大烟囱所在方向,笔者来到了河北南玻玻璃有限公司——一家国内著名的特种玻璃生产企业。

“虽然采用清洁能源天然气做燃料,但燃烧环节还是会产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我们经过电除尘、脱硝、脱硫、布袋除尘等环节处理,再将废气排到大气中。”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武林雨告诉笔者,他们的烟囱虽大,冒出的“烟”却几乎无害。经过处理后,最终排出的气体中氮氧化物含量每立方米200毫克,二氧化硫每立方米含量50毫克,均低于国家标准。

在公司脱硫脱硝集控室,所有这些污染物的处理全程会在一套烟气连续在线监测系统上实时显示。“我们在电脑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排放速率、流量,从而精准地采取防治措施。”武林雨说,去年,他们投入150万元升级为目前最先进的在线监测系统,数据可直通省、市生态环境部门。

原辅材料封闭进棚,原料采用袋装包装,物料输送采用封闭廊道,转运点、投料口加装袋式除尘器,厂内道路定时洒水、吸尘……在南玻公司,每个易产生污染的环节都在企业的精细管理之下,实现了污染物的超低排放控制。

“臭氧污染严重的季节是夏天,但我们在全年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对污染物排放的控制。近两年,公司还为每台环保设备都安装了备用设备,并且用一备一,哪台设备出现故障都可以随时切换。”武林雨介绍,近年来南玻公司在环保设施的投入已超过1.4亿元,年运行费用近千万元。

精准管控,实施停限产分级政策

走进立邦涂料(河北)有限公司厂区,一套去年刚刚购置的沸石转轮浓缩设备正在运转。“我们公司是全国涂料行业第一家应用沸石转轮处理废气的企业,VOCs废气通过沸石转轮浓缩后,能被有效吸附于沸石中,处理效率可达90%。处理后,挥发性有机物VOCs每立方米的排放量仅30毫克,大大低于国内最严的地方标准。”立邦涂料(河北)有限公司环保经理田海龙说。

在储存原料的区域,去年,立邦公司还加装了一套溶剂罐区,收集无组织排放的废气。“过去的处理装置主要针对生产过程中有组织排放的废气,而存储、运输等环节产生的无组织排放气体则一直底数不清。”田海龙说,如今厂内的所有废气几乎都能被收集处理,根据《关于加强重污染天气应对夯实应急减排措施的指导意见》,立邦公司的绩效评定为B级。

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期间,廊坊共7204家企业纳入应急减排清单。市相关部门依据各家企业的生产工艺、污染物排放、无组织管控、监测监控、排放限值、运输方式,重新进行了A、B、C三级绩效评级,涉及长流程联合钢铁、玻璃、铸造、炼油与石油化工、制药、涂料等12个行业167家企业,最终评出A级企业6家,B级企业12家,C级企业149家。

按照企业多排多限、少排少限、不排不限的原则,廊坊在提升秋冬季环境治理水平的同时,也为夏季科学实施防治臭氧重污染天气差异化管控提供了遵循依据。污染物排放量与治污水平,成为企业在夏季高温时段是否限产的“定盘星”。

“对污染治理实施超低排放的A、B级企业,可以不停产或少限产;对C级企业或者有污不治、治了但不能达到超低排放要求或违法排放的企业,会依法依规受到严控甚至被依法关停取缔。”廊坊市生态环境局大气污染防治中心主任刘炜介绍,绩效分级、差异化管控鼓励先进,鞭策后进,促进全行业提标改造升级转型。

此外,为服务保障重点项目建设和重大民生工程,按照省生态环境厅的要求,廊坊市有269家企业和17个项目列入生态环境监管正面清单,其中第一批正面清单共150家企业和13个项目。“对纳入正面清单的项目、企业加大帮扶力度,在夏季重污染应急减排管控中,也像秋冬季一样,予以优先保障,在确保污染防治设施有效运行、严格落实污染防治措施的情况下,不限产、不停产、不检查、不打扰,鼓励企业自主减排。”刘炜说。

倒逼转型,加快产业升级绿色发展

近日,笔者走进廊坊洪宽木业有限公司,6000张实木贴面板正装车待发,运往杭州。“受疫情影响,公司在月初刚刚复工,这是最近的一笔订单。”该公司文化中心总监何海兵介绍,他们公司生产的板材,原料均是进口木材,主要供应国内外高端市场。

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安人造板产业,经过30多年快速发展,跻身国内四大人造板产业基地。但长期以来低端重复建设、生产工艺落后、经营管理粗放,不仅导致粉尘烟气超标排放,企业生产过程中的VOCs污染排放、运输过程中的氮氧化物排放,使其成为臭氧污染形成的罪魁祸首。从2017年4月开始,文安打响了以左柳滩人造板集中区综合整治、黏合剂更新换代集中整治和“散乱污”企业无序排放治理为重点的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

“对于人造板企业来讲,这次整治既是挑战,也是转型发展的良机。”何海兵说,从2017年起,公司将原有的生物质锅炉更换为更加环保的低碳燃气锅炉,确保氮氧化物的排放量达到国家最高标准30毫克以下。此外,在市县环保部门的指导帮助下,改造升级了除尘设施。与此同时,还通过改进胶水配方和生产工艺,降低了板材的甲醛含量,在公司年产量不变的情况下,产值比过去提高了5%到10%。

文安县通过制定人造板行业整改标准,清理取缔扒皮厂、粉料厂、劈板厂5000余家,2000余家生产型企业经过提升转型为415家,淘汰1529台工业燃煤锅炉,组织编制人造板产业规划暨产业集群总体规划,带动人造板产业绿色发展。

文安胶合板、霸州钢铁、大城有色金属和保温建材等传统产业,都起步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曾经是县域经济的支撑,然而其暴露出的污染问题也成为全市生态环保治理的深层之痛。近年来,廊坊打出了一套去产能、调结构、增效益的组合拳,大批企业通过转型升级走上绿色发展之路。一方面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一方面大力培育新动能,廊坊引导推动“7+6”县域特色产业加快发展,去年13个县域特色产业集群营业收入达到986.2亿元。


客服QQ:1203085793(绿色河北)
正在加载...
新闻中心 绿色河北 彩票游戏投注 环保图文 环保公益 环保舆情 今日资讯 彩票游戏投注 最爱打折网 麦尔购物 污染曝光 绿色家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