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返回活动页面]  
 文章标题【亲近母亲河 】的投票页面.访问量[4184]
目前获得376
请输入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文章正文]
  

  水乡之人,人们聚集在江河河畔,靠水为生,以水为路。水的流淌,犹如生命繁衍和律动,水的波光,映照着人间喜怒哀乐、疾苦愁长。江河湖泊就像母亲哺育了乡村。

  我的家乡—如皋西部有条母亲河,名字叫焦港河,她曲折蜿蜒地由南向北流过,流过月光铺地的沉睡原野,流过炊烟缭绕的宁静乡村,流过兵荒马乱,流过饥馑贫困,流过晨曦晚霞,流过渔灯和萤火,从荒凉凄惨流向富强繁华,从远古悠悠流到今天……

  一百多年前,人们就在焦港河畔筑居营生,大大小小的村庄,恰似蘑菇,在河畔争先恐后滋生。焦港河就如流动的乳汁,滋润着两岸炊烟缭绕的农民。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焦港河是一条变幻不定的河。平时,她清澈见底,河水泛青,看得见河里的水草,数得清浪中的游鱼;汛期,她雄浑宽阔,波涛滚滚,河水黄浊,直泻南去……河东的柔美,河西的旷达,都在沉着的涛色里交汇融和。这样的焦港河,酷似一匹锦锻,飘拂缭绕在乡村的胸脯。

  我无法忘记焦港河给我的童年带来的快乐,我曾在河西的泥坡上放牛、牧羊、打猪草,在河里游泳、踩河蚌、扣螃蟹、摸鱼虾,尤其是站在高高的桥上跳水,跳出了大胆无畏,投入无声的急流中游泳,游出了自信沉着。我曾在河面上游泳过河,在焦港河扎猛子揪面条草(一种猪非常爱吃像面条一样的水草)。焦港上来来往往的罱泥、扒渣和运输的船只,高高的樯桅、吱吱的橹桨、动听的吆喝,尤其是船娘摇橹的姿态仪态,千种万方,把艰辛的生计,美化成舞蹈和歌谣。我还记得河岸的槐树林及河边的稻草垛,那是孩子们的迷宫和堡垒,热闹紧张的“官兵捉强盗”,将历史风云浓缩成了孩子的漫画。

  少年时,我常在焦港河畔散步、放风筝。我曾经幻想自己变成潘氏家族著名画家潘天寿,像他一样,踩着青草覆盖、野花丛生的小路,在鸟语花香中寻找诗情画意,用流动的河水洗笔,蘸涟涟清波研墨,绘树绘草绘花,绘自由自在的鱼鸟,画山画河,画依山傍水的农家炊烟和人物……

  我曾经在探亲的时候,多次来到焦港河上,亲眼目睹了这条不堪入目的黑腰带,尤其是站在母亲河新开挖的改道河段,虽然笔直漂亮,但由于河床内黑水流淌,死鱼飘浮,腥臭刺鼻,让人头晕呕吐。我曾经以为,焦港河的清澈,将永难恢复,然而,为使被污染的焦港河重返清澈,在南通市委、如皋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抓住焦港河的治理和建设生态如皋、和谐如皋及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全国文明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等各种机遇,想尽了一切办法,停办化工厂,切断污染源,疏清河道,改造两岸的环境。轻诺寡言的时代早已过去,无数人在默默地为此行动。

  终于有了像童年时一样亲近焦港河的机会。今年清明前夕,农历二月初十,回家乡为祖父母扫墓,探望87岁健在的母亲。饭前,携女儿来到焦港河畔,河上的风景扑面而来,先看水,绿中泛青。再看水面,波光粼粼,远处水面忽然溅起小小的浪花,浪花中银光一闪,竟然是鱼!没有看清楚是什么鱼,但却是活蹦乱跳的水中精灵。童年在河里游泳的景象,突然又浮现在眼前,30多年前,我在焦港河里游泳,常有小鱼撞击我的身体。现在,不但这些水中小精灵到处可见,而且各类大中型鱼儿都在追逐嘻戏,还不时跃出水面。原来曲曲折折的河道也被拉直、拓宽、加深。两岸的新鲜风光美不胜收,也使我惊奇。河边树林,为焦港河镶上了灿烂明珠和绿色花边。河畔那些不知何时造起来的农家楼房,高高低低,形形色色,在绿荫中争奇斗艳,它们成了焦港人向往的住宅区,因为,有一条古老而年轻的河从它们中间静静流过。

  生活中有一条江河、一个湖泊,多么好,没有江河湖泊,土地就会成沙漠,江河湖泊污染,生活也会变得混浊。焦港,我亲爱的母亲河,我为她美丽青春的容颜而欣慰。一条污浊的河流重新恢复清澈,是一个梦想、一个童话,然而这都是发生在我家乡农村的真实故事。


                        (江苏如皋市 夏策华)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环保公益 污染投诉 -1
Copyright © 1998 - 2016 NetJuChuanBo Inc. www.Yzhb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游戏投注-APP下载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