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返回活动页面]  
 文章标题【童话 】的投票页面.访问量[1366]
目前获得6
请输入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文章正文]
  西塘,就是西边的一个鱼塘,它是我生存的地方。用生存而不用生活这个词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是一个不注重生活的鱼,正因为这点,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生活。我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而已。外鱼看着我很风光,每天一副光鲜的牌面,吆五喝六,领着一帮小弟招摇过市,吃喝嫖赌,但它们只看到了贼吃肉,没看贼挨打。没有鱼会在意我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在没有日光和月光照到的角落,我弯着身子,痛苦的承受。或许只有我的爹娘会关心一下,但我早已下了决心逃开他们的视线。我敷衍的很好,甚至到现在,他们仍不知道我已经跟黑鱼老大混了。他们还在忙碌中憧憬着自己的孩子有天会学业有成,跳跃龙门呢。 
  
  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个漂亮的泡泡罢了。他们关心的只是泡泡的耀人外表啊。但没有人想到,有多少泡泡能强过气球呢?现实会很快把它们无情的吹破。想想当初我的学生模样,还真的可笑呢。下馆子我不去,看玄幻我不看,玩魔兽我不会,跟女孩子拍拖我害羞...其实,每条鱼见到我,都难预料到我的鱼生轨迹,他可不象做混混的料。但是,事事没有绝对,请记住这句话。环境是改变内心的初衷。如果你不想改变内心,那就请你改变环境。没有讨价还价。因为出淤泥而不染的太少了。有时我也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坚守住自己洁身自好的信念,自杀的心都有,但考虑到生命可贵,最终没有实现。只把罪过归结于现实的残酷吧。 
  
  直到那一天的夜晚。上帝改变我命运的时刻来临了。感谢他慧眼识英雄,在他的安排下,我积极投身到救美的行动中去。不幸的是,参与到这场遭遇战里来的竟是鲇老大,曾经西塘鼎鼎大名如雷灌耳大人总是拿来吓唬小孩的黑道人物。看着鲤鱼小妹的楚楚可怜,情结所至,我豁出去了,一个鲤鱼翻身冲上去就咬。可能是我速度太快了,也可能它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总而言之,经验告诉我,轻敌是万万不可的。它恰恰死在了我的一咬之下。我和小妹喜极而泣,过后我们两个又都后怕连连。怎么办?它的势力那么大,不会要我们偿命吧。 
 
  黑鱼老大过来了。那时他还不是老大,我们平级,只不过,他属于比较有胆识有头脑的那类。这就是做领导的标准吧。我一直很佩服的就是他这点。所以,从那后我就跟了他,甘愿俯身为喽罗,效犬鱼之劳。我还记得当时他对着颤抖的我们的那句话:鲇老大是我杀的,你们走吧。 
  
  我经常对鲤鱼小妹说,我这条命是黑老大给的,我这条命也是要卖给他的。虽然我清楚当时他的目的,但是,知恩图报是我的本色。我替黑老大做了很多事,好多的骂名都归结到我身上来。有天夜里,小妹紧紧的搂着我,哭着说:答应我,别去混社团了。你早晚会出事的...我不能没有你,我们的孩子小雨不能没有爸爸。 
  
  这之后,我不止一次的跟老大提出退役,他总不答应,总说,干完这一票,我们就收手,咱们大家都安心的归隐山泉,守着老婆孩子过快活日子。 
  
  但是,厄运偏偏到来了。所有的场子都在死鱼,就连阿壕的地下泥鳅帮都暴尸塘边。西塘沸腾了,鱼们恐慌一片,跳跃着,不知疲倦。他们是在用疲倦来解脱死亡的恐惧。线鱼带来情报,说是塘东的一家化工厂开工了,他们放出的毒水是死鱼的罪魁祸首。黑老大愤怒了,骂了声干你娘。但骂多久都不管用,鱼还在一只只死去,西塘笼罩在一片酸臭当中。那是鱼的尸体在发酵啊。 
  
  不能再这样耗下去。小妹要出头了。我拉了拉她,但没有拉动。她义无返顾的走到黑老大面前,说:让我去。 
  
  黑老大应允了。没有办法的办法总比等死强。小妹乔装改扮,被送上了化工厂公子的餐桌。结果不言而喻,公子归西,老太爷幡然悔悟,收拾家当,奔塔克拉玛治沙去了。 
  
  牺牲了小妹,换来了西塘的安宁,老大说,都来,我们大家都要向小妹敬杯酒。那天大家都喝的很高,我也不少。醉醺醺的我来到黑老大面前,一口叼住他的脖子,嘶声叫着:还我小妹。黑老大没有挣扎,他早已涕泪横流,哽咽着说:我也想小妹啊。你不知道,我早就深爱着她,想找她做我的马子。可就因为你,我没有,没有想她。我只是让她认我做了哥哥。为了鱼塘的存在,为了还能见到活蹦乱跳的大家,我只能听她的这么做啊。 
  
  我松开手,哭倒在水底,对他说:我不信,小妹是爱我的。她不可能就这样离开我。这是一个阴谋,你要坦白给我。是不是你逼的?是不是你自私?
 
        我自私?黑老大眼红红的,叫着:告诉你,小妹不是你一个人的。她是属于我们西塘大家的。她也是爱你才这么做的你知道么。公子哥爱吃鲤鱼,我要是条鲤鱼我早去了。我恨我爹娘怎么生我条黑鱼啊。 
  
  黑老大没有让他的手下收拾我,尽管他们都看到了我的放肆。没人管我,就让我哭了一夜。 
  
  天放亮的时候,我就走了。我不想再呆在这片伤心地。我脆弱的心灵再受不了一点的刺激。躲到任何鲤鱼都不愿光顾的乱草塘去的我,每天有气没力的吐着空洞的泡泡。没有鱼知道我曾经是黑老大的二当家。我任它们欺负着我,没有一丝反抗。有一个柔弱的鲢鱼曾经游到我的身边,企图抚慰我一番,但被我强暴的吓走了。 
  
  几年的光阴一晃而过,我老了.黑老大也老了。我们都敛起了古惑仔的火气。他派虾哥来找我,说有重要的事,一定要见我。我去了,见到他的那刻我惊呆了。不是因为他的老,而是,他在汩汩流血的腿。虾哥的一句话更让我震惊,他说,这都是小雨一手造成的。我询问的目光投向黑老大:我的儿子? 

  黑老大点点头,苦笑着说,是咱的宝贝儿子啊。我气愤的说,让虾哥带我去教训这个臭小子。黑老大艰难的挥挥手,说,不必了。年轻人嘛,咱们都老了,早该让位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嘛。不过,他顿了顿,对我说,好老弟啊,叫你来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现在的形势不妙啊,西塘的地盘在飞速的缩小,人类在疯狂的侵略着我们的水域.过不了几天,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我们住的这个公寓也要被彩票游戏投注填没掉了。到那时,西塘的末日就到了。 
  
  那怎么办,我从老大悲哀的眼神中看到了严峻的现实,焦急的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黑老大为难的搓着手说叹息着:唉,我已经不当老大很长时间了。现在的小弟都不听我的了。我跟他们讲这些他们都会当耳边风。不过,我一月前已经在这下面挖了一条隧道,穿过它可以逃到隔岸的河道去。你现在去找咱们的儿子,让他带人快逃吧。 

  那你呢老大?跟我们一起走吧。我焦急的催他。老大摇摇头,说:我身子胖,刚好堵住洞口,不能走了。再说,我老了,青春都丧在了这里,实在不愿意离开这片湖泊了。他摆着手,你们去吧,不要管我。 
  
  在我们逃走的第二天,西塘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几十车的彩票游戏投注完全的填平了它,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这里将要矗立起一座暂定名为西塘经贸中心的大厦,那将是一个极其雄伟辉煌的建筑。 
  
  但在我们眼里,它再高,再壮观,也不过是一座坟墓,不能忘记,这里安息着西塘的最后一个老大。   
                                        (沧州吴桥 刘耐岗)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环保公益 污染投诉 -1
Copyright © 1998 - 2016 NetJuChuanBo Inc. www.Yzhb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游戏投注-APP下载 版权所有